“欢迎来到曼彻斯特”——还原特维斯在曼市的真实故事

“欢迎来到曼彻斯特”——还原特维斯在曼市的真实故事 从曼彻斯特的一端到另一端,从红色变成蓝色,特维斯的转会成为了曼市足球势力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The Athletic的五位记者Daniel Taylor、Oliver Kay、Sam Lee、Adam Crafton和Andy Mitten就联手为我们重现了特维斯在曼彻斯特的生活。那段时间,大卫-普兰都会选择绕道上班,穿过曼彻斯特大道,穿越这个“泾渭分明”的城市,直到他来到斯特兰韦斯监狱与老博丁顿啤酒厂附近的路口,抬头仰望一块巨大的广告牌——2009年7月,这块广告牌成为了曼彻斯特城里最引人注目的标志之一。大卫-普兰会找个地方把车停下,然后走近广告牌。而且这个时候他会明白,为什么需要将这个广告牌放到人们够不着的地方——为了避免曼联球迷破坏这个印有特维斯形象,写有“欢迎来到曼彻斯特”的蓝色广告牌。“每天早上,广告牌底部都会有很多装满了红色油漆的袜子。”大卫-普兰告诉The Athletic记者,“夜里,曼联球迷都带着红油漆桶来这里,他们将袜子灌满红油漆,然后扔向海报,试图将它染成红色的。然而他们这样的操作根本不奏效。”这块广告牌象征着曼城不断高涨的雄心壮志。尽管那会儿的他们还只是“新人”,不久前才被中东财团收购,正在努力跻身精英球队的行列。广告牌上的特维斯,此前还是一名曼联球员,而身穿蓝色战袍的他,姿势依旧如此让人熟悉:双臂张开,头发蓬乱,大笑露齿。虽然此前特维斯效力于曼联,但从曼城的广告牌来看,就如同这位阿根廷人刚刚来到曼彻斯特,或者是来到真正的曼彻斯特一样。如果你足够了解曼彻斯特双雄的情况,或许你会发现,曼联其实处于斯特拉福德(严格来说,是曼联主场老特拉福德球场位于斯特拉福德),并且从邻近的索尔福德那里获得了很大一部分支持者。大卫-普兰是曼城的首席品牌营销官,他特意选择了曼彻斯特体育馆对面的位置来悬挂这一广告牌——因为它就是曼市两股足球势力的分界线。曼城这一广告牌的位置选择很有策略,它朝着索尔福德的方向。这块广告牌是如此具有挑衅性,以至于连加里-库克这样一个雄心勃勃、敢于思考的人,一开始也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好主意。“加里-库克并不希望这样做,因为他觉得这是与曼联球迷的对抗。阿布扎比财团的人不希望搞这种对抗。”

特维斯的转会,从某种程度上也预示着曼市足球势力的转移“我对他说,这是向我们球迷展示的方式。尽管球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并获得了丰厚的资金支持,但这支球队仍然理解球迷,仍关心球迷。我们这样做并不失礼,这是在庆祝。这是曼城球迷庆祝战胜老对手的第一次机会。加里-库克被说服了,毕竟这不是什么消极的事情。球迷们也很喜欢,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是历史了。”大卫-普兰还保留着一张《世界新闻报》封底的照片,上面印有了那张充满争议的广告牌。同时,这个广告牌在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地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甚至连《纽约时报》也发表了一篇文章。文中写道:曼城是否想表明,特维斯已经找到了一个不同的曼彻斯特,它不是“海外球迷比国内球迷更多”的曼联。整个广告由纽约广告公司Anomaly的联合创始人约翰尼-沃尔坎、卡尔-约翰逊操刀设计,曼城一共为此花费了3万英镑。根据大卫-普兰的描述,从投资回报的基础来看,这是“有史以来最具价值的营销之一”。然而对于曼城而言,在中东财团入主曼城初期,最“珍贵”的可能还是来自于弗格森的激烈反应,以及他所展现出来的敌意——这个足坛最成功的主教练在谈论曼城之时,所展现出来的敌意,显然这是面对真正对手之时才会出现的敌意。在过去20年里,弗格森从来没有因为这支被他称之为“厄运之庙(the Temple of Doom)”的球队而困扰。当他谈到曼联对手之时,总是在谈论利物浦、阿森纳和切尔西,甚至是利兹联。曼城总是被弗格森忽略,甚至是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在弗格森看来,曼城的那个广告牌“愚蠢而傲慢”。曼城是一支“心胸狭小的小球队”。他认为:“他们能说的只有曼联。这是对我们的挑战。这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认为将特维斯从曼联带走就是一场胜利。这真可怜。”

在弗格森看来,曼城的那个广告牌“愚蠢而傲慢”当然,弗格森的言论也引起了曼城高层的一些不安。“这件事激怒了弗格森,而球队高层也产生了一些分歧。”大卫-普兰说道,“他们不想和曼联正面交锋,他们并不想说曼城是未来,曼联是过去,或者诸如此类的话。”“我们并没有试图去惹恼弗格森,但当他被激怒之时,你能够洞悉一切。这并不是他的本意,但很明显,这事情对他起到了副作用。”当年晚些时候,曼城与曼联在联赛杯半决赛中相遇,一时间紧张的气氛达到了顶点,电视评论员在伊蒂哈德球场进行的首回合比赛中表示:“欢迎来到曼彻斯特——就如同广告牌上所说的那样。”

为曼城梅开二度之后,特维斯的庆祝动作特维斯的进球,帮助曼城2-1击败了曼联。他跑向了边线附近的加里-内维尔,并暗示这位前队友的话有点儿多了。后来,加里-内维尔在公开场合表示曼联没有签下特维斯,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特维斯在接受阿根廷媒体采访之时,则认为加里-内维尔是一个“拍马屁的蠢货”。显然,这也奠定了两者关系的基调。特维斯做客老特拉福德球场,进行的首场曼市德比,也是一场疯狂的比赛。弗格森将铩羽而归的曼城视为“吵闹的邻居”。在这场曼联4-3击败曼城的比赛中,欧文攻入了一粒经典进球,而加里-内维尔因为跑向客场看台庆祝球队的关键进球,而收到了英足总的警告。至于弗格森,他对曼城首席通讯官维琪-克劳斯进行了“吹风机”式的对待。从弗格森的态度来看,他显然认为维琪-克劳斯就是“欢迎来到曼彻斯特”的“幕后黑手”。弗格森似乎并不在意,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怒斥错了对象。因为在球场的另一面,有一幅海报,它在嘲笑曼城上一次赢得冠军奖杯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在曼联4-3击败曼城的比赛中,欧文为球队攻入决赛进球2004年,曼城做客老特拉福德球场,参加足总杯比赛之时,曼联球迷甚至在现场悬挂了一张名为“无冠计时”的横幅。大卫-普兰则表示:“曼联永远不可能占据道德高地。”其实最早在2002年之时,曼联球迷就有了这个计划,当时的数字是“26”,而且这个数字还是在不断变化的——每个赛季都在变化。直到曼城在2011年赢得足总杯冠军,那写有“35”的海报才被撤下。不过,人们更希望忘记的是特维斯,而不是那天在温布利大球场为曼城举起自1976年来首个冠军奖杯的孔帕尼。在接下来的那个赛季,曼城赢得了自1968年以来的首个联赛冠军。而这一次特维斯在球队夺冠游行之时的“骚操作”,让他成为了曼市足球现代竞争中最具争议的人物。他在敞篷巴士上高举用一块纸牌,上面写着“RIP Fergie”,并表示这是为了嘲讽弗格森那句“我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曼城夺冠”。特维斯笑着将这块纸牌举向天空,接受着来自曼城球迷的欢呼。

特维斯曾在曼城夺冠游行的过程中讽刺弗格森2009年欧冠决赛当晚,曼联在罗马奥林匹克球场对阵巴萨,梅西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当时在马略卡岛度假的加里-库克收看了这场比赛。随后,曼城主席穆巴拉克拨通了库克的电话。“没错,穆巴拉克觉得我应该去赶飞机了。”库克告诉The Athletic记者,“曼苏尔酋长有一些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曾与特维斯的顾问霍拉布钦谈过,他们表示‘我们买下特维斯,让球队团结起来,尽快摆脱困境。’事实上,一切都已经搞定了,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库克还记得,自己是如何“火急火燎”地赶回曼彻斯特。当时他已经开始与阿森纳进行谈判,准备以2500万英镑的价格签下阿德巴约。圣克鲁斯则是以1700万英镑的价格从布莱克本转会而来。虽然这在当时确实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不过霍拉布钦的公司——MSI仍希望能够促成特维斯转会曼城的交易。特维斯在MSI的复杂身份,加之英超禁止第三方所有权交易,意味着当时曼联可以选择以2500万英镑的价格签下特维斯。但曼城如果想签下这名球员,不得不支付更高的费用,据说是4700万英镑。此外,曼城还需要面对来自切尔西与利物浦的竞争。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特维斯的薪资待遇很高,他是英格兰历史上薪水最高的球员之一,而且据The Athletic记者了解,离开曼联七年,仍没有人的薪资待遇能够超过他。库克说道:“当我看到合同的时候,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巨额的花费,让曼城得到了一名充满激情的球员,一名极度渴望证明曼联低估了自己的球员——他甚至认为曼联不尊重自己——为了证明这一点,他甚至跑到场边,嘲讽曼联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尔。“他的下一站肯定是曼城。”保罗-麦卡锡于2011年8月起担任特维斯与霍拉布钦的公关顾问,他告诉The Athletic记者,“虽然还有其他球队对特维斯感兴趣,比如利物浦,但他肯定会选择曼城。这不仅是曼城希望的,也是特维斯希望的。一切都吸引着他。他的想法是‘如果曼联不需要我,我就转会去他们的竞争对手……让他们走着瞧。’”

尽管曼联只需花费2500万英镑就能够签下特维斯,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也许最大的问题在于,为什么曼联不愿意签下特维斯。C罗即将以8000万英镑的价格转会皇马,贝尔巴托夫还在努力适应。曼联球迷还为特维斯发起过一场“签下他”的活动。对于一名25岁的精英球员而言,特维斯的转会费其实是一个合理的价格,尤其是考虑到比他大两岁的贝尔巴托夫,还花费了曼联3070万英镑的转会费。然而,弗格森似乎更希望看到贝尔巴托夫的成功,因为正是在他的游说之下,曼联才放弃了自己一贯而来的政策(此前曼联并不愿意在26岁以上的球员身上进行高投入)。弗格森与特维斯之间的关系也因此受到了影响。此外,弗格森与霍拉布钦之间也存在着间隙。他在2015年出版的自传中写道:“我和特维斯之间的问题,没有与霍拉布钦的多。我一直觉得他在策划特维斯的另外一个转会。因此,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他真正属于曼联。我们好像一直在租借特维斯,直到霍拉布钦能找到一个出价更高的地方。”这个可能是事实,但曼联可以在任何时候选择留下特维斯,而不是放手。这样的操作也使得特维斯变得冷漠和怨恨。在欧冠决赛中,弗格森怀疑作为中场替补出场的特维斯“有点儿只顾自己踢球”,并已经决定加盟曼城了。弗格森也承认,自己对特维斯在训练中偶尔不认真的表现感到“恼火”。加里-内维尔在自传中也提到了这一点,他写道:“2008年9月贝尔巴托夫的到来,对特维斯来说是一个挑战。他在首发阵容里进进出出,变得没有安全感。他开始在训练中偷懒,总是说自己的背部很疼。他很喜欢去按摩。”“我只能从他在第二个赛季的表现来判断,对于我们而言,他的心似乎并不在这里。他对球队签下贝尔巴托夫感到失望,他是一名需要关爱的球员。特维斯不是那种三场比赛能出场一次就开心的人。”

效力曼城头两个赛季,球迷给了特维斯足够的爱在特维斯效力曼城的头两个赛季里,曼城球迷给了这位阿根廷人足够的爱,并会在他进球之后,沾沾自喜地唱“弗格森,签下他”。特维斯很快就展现出了世间少有的能力,他能够不断骚扰和威胁对手防线,给对手制造麻烦。特维斯的前队友斯蒂芬-爱尔兰表示:“特维斯怎样都能够进球。有几场比赛,我记忆深刻。特别是客场对阵富勒姆(2010年3月,2-1取胜),特维斯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那场比赛中,他踢进了一粒令人惊讶的进球。当他进球的时候,你会想:‘哇,这家伙真是世界级球员。’”“特维斯并不需要每天都在训练场上很努力,但在比赛中,他会轻装上阵。特维斯的同胞萨巴莱塔则不同——他是一名努力训练的球员,日复一日,可特维斯并不同。周一到周五,他都是在做一些基础的训练。然后周六……我对这家伙真是无话可说。”与此同时,曼联球迷也已经学会了用新的歌词来称呼特维斯,他们称这位阿根廷人是一个“贪财的婊子”。不过弗格森也发现,自家一些球员仍和特维斯保持着联系。埃弗拉就是其中一位。“特维斯是我的好朋友,但当他加盟曼城之时,我真的不高兴。我很生气,因为他是一名出色的球员。每件事情都有两面性,我理解这一点,足球是复杂的,但我喜欢他出现在‘欢迎来到曼彻斯特’的广告牌上,我和他说了这一点。”“我对他说:‘特维斯,你在搞什么。这件球衣不属于你。我去过你家,你的台球桌旁放着一张你穿曼联球衣的照片。你属于红色,你知道你内心深处的颜色。’我们开了一个小玩笑,但还保持着亲密的朋友关系。不过弗格森似乎不喜欢这样,尤其是当他看到我们一起吃饭,被狗仔队拍到的时候。”“弗格森不希望自家球员与那些来自曼城的球员交往。曼城正在成为一支更强大的球队,但我不只是一名球员——我是一个忠于朋友的人,特维斯是我的朋友。”

尽管特维斯转会去了曼城,但埃弗拉仍将其视为自己的朋友埃弗拉曾说过,特维斯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对曼联心怀怨恨。“在内心深处,我认为他仍然对曼联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曾告诉我,他将永远尊重曼联球迷。我知道他在曼城表现得很好,他是一名伟大的球员,但他在曼联赢得了联赛冠军和欧冠冠军。他曾为世界上最好的球队效力,他不可能会忘记这一点。”然而,2010年在伊蒂哈德球场进行的曼市德比大战中,或许最能够体现出特维斯邪恶一面的,就是他与拉斐尔的冲突。“球员想转会去哪,那就去哪。”拉斐尔告诉The Athletic记者,“这是他们的选择。但我肯定不会转会去竞争对手那里。也许是因为我太爱曼联了。”当时年仅20岁的拉斐尔并不是那种敢于直面对手的球员,但当时曼联和曼城之间的关系特别敏感,似乎每个人都被这种强烈的竞争意识所激发。“曼城在35年之后,拥有了一套最好的阵容。曼城上一次夺冠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有人说老特拉福德球场曾有嘲讽曼城的海报,但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的球迷不希望曼城赢得冠军。”曼联主场迎战曼城的联赛杯半决赛次回合比赛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曼联以3-1的比分击败了对手(首回合1-2落败)。拉斐尔说道:“我在首回合表现得不好,我们也输了。但我们在第二场比赛中表现得很好。鲁尼在最后时刻的进球,帮助我们杀入了决赛。这是我在老特拉福德球场踢得最好的比赛之一。”拉斐尔曾多次被问及他与特维斯之间的冲突是否谈得上是巴西与阿根廷之间的冲突,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完全是一个关于曼市足球争夺的问题。尽管拉斐尔也指出了这一点,但他们之间的怨恨并没有持续太久。

鲁尼的进球帮助曼联在联赛杯半决赛中淘汰曼城“我和他在球场上有些问题,但也许我们都太生气了。我不想撒谎,他是一个暴躁且用心踢球的球员。他是一名非常好的球员,但说实话,他在训练中并不咋样。他从未在训练中百分百投入,但当他出场之时,总是全神贯注。他的素质令人难以置信。他有着很强的跑动能力,他是一名完美的球员。”特维斯为曼城效力的头两个赛季里,86场比赛攻入了53粒进球,同时还贡献了17次助攻,这意味着他参与到了球队42%的进球。不仅如此,用曼彻斯特足球历史学家加里-詹姆斯的话来说:“比赛中的力量平衡开始发生变化。”加里-詹姆斯是曼城球迷,曾写过一本关于曼市双雄的书,他还记得弗格森对“欢迎来到曼彻斯特”广告牌做出的激烈反应,以及它成为这座城市足球势力发生转变标志之时,弗格森的惊讶。他还记得那些日子——因为那并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在英格兰以外的地方,曼联被简单地视为曼彻斯特的标志,就好像这座城市只有曼联一支球队一样。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如此之多的曼城球迷倾向于原谅特维斯在接下来操作——他与曼奇尼之间令人震惊的争吵,最终导致球员与球队之间关系破裂。特维斯帮助曼城改变了他们看待自己的方式,但更重要的是,他帮助改变了其他人看待曼城的方式。“我2011年去了纽约,机场安检的时候,安检问我从哪里来的。”加里-詹姆斯说道,“我说自己来自曼彻斯特,他回答:‘你喜欢足球吗?特维斯真是一名伟大的球员,曼城真是一种强大的球队。’我真是惊呆了。通常,外国人可能会以为我是曼联球迷,会谈论坎通纳、贝克汉姆等球员。我知道这在整个计划中是次要的,但2011年的这件事情让我意识到,曼城正在全球范围内向前发展。”

此前,曼联在全世界有着更大的影响力要正确理解特维斯,首先你需要了解他来自哪里。特维斯出生于棚户区Villa Miseria,“ Villa”的意思是村庄或者小镇,“Miseria”一词则代表苦难和赤贫。这些贫民窟的高层建筑可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特维斯的牙齿之所以如此稀疏,是他过去在街头争斗所留下来的痕迹。特维斯曾说过:“街头足球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只有你和你朋友对抗其他人。如果有人觉得他必须将自己一条腿伸进你的喉咙,那么他肯定会这样做。”特维斯的脖子、脸颊和胸部都是伤痕累累,这是因为当他还只有10个月大的时候,一个装满沸水的水壶倒在了他身上。当时特维斯在重症监护室内住了差不多两个月,而他之后一直拒绝接受任何整容手术。他说:“我不会做整容手术。你要么接受我的样子,要么不接受。我的牙齿也是这样。我不会改变自己现在的样子。”足球是特维斯摆脱毒品和罪犯的方式,很多人陷入了恶性的地盘争夺之中,包括他一个最亲密的朋友也被枪杀。童年的经历塑造了特维斯的性格,这有好也有坏。斯蒂芬-爱尔兰说道:“我记得有一年圣诞节,他准备很多台电视给训练场的所有员工——厨师、保洁员、保安,每一个人。特维斯从超市买了很多东西,并把它们带到了训练场,在圣诞节送给每个人。这是一件好事,你看看他有多么慷慨。”然而最重要的是,特维斯会明确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此前在为西汉姆联踢球之时,阿兰-帕度将特维斯替换下场,他暴跳如雷。或者其他球员试图轻视他之时,他也会直截了当的回击。尽管队友们试图告诉他,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但他并不会这样觉得。

儿时的经历塑造了特维斯的性格对于曼城而言,人们常常会忘记特维斯在2011年足总杯决赛之后,曾不打算参加球队的夺冠游行,并安排回阿根廷度假,直到球队威胁要处罚他。还有这样一个故事:特维斯在被禁驾之后,仍被发现在开车,所以被处以25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并吊销驾照半年。还有一次,特维斯因为没有英国驾照而被警察扣车,结果还被阿根廷人臭骂了一顿。“有人去过他家,发现他抽屉里装满了从未打开过的信件。”一位前曼城队友表示,“问题是他从来没有看过他的信,甚至是账单。从那以后,他经常花钱请人到他家去帮他拆信。”在英超踢球近七年时间,特维斯从来没有费心学过几个英语单词,他更喜欢靠自己的小聪明以及自己所坚持的东西来应对一切。即便当曼城代表他为“RIP Fergie”的言论道歉,他也在几天之后明确表示自己并没有感到愧疚。特维斯告诉阿根廷媒体:“看起来弗格森是英格兰的总统。当他说一名球员的坏话之时,没有人会觉得他应该道歉。但当有人拿他开玩笑之时,你必须说对不起。我拒绝道歉。”毫无疑问,这一切都可以追溯到特维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成长经历。阿根廷艺术家安东尼-贝尔尼在名为“Juanito Laguna”的系列画作中充分展现出了阿根廷贫民窟儿童的生活。“如果你知道他来自于阿根廷,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他不会被从曼联转会曼城的压力所吓倒。”保罗-麦卡锡说道,“在场外,他总是一个人呆着,一部分原因在于他英语并不是很好,另一部分原因在于他并不是更衣室的大佬,但他总是以身作则。在曼城的头两个赛季,他所展现出来的状态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他每场比赛都如同参加布宜诺斯艾利斯德比大战一样。在与曼奇尼闹翻之前的两年时间里,他都是如此。”对阵拜仁的比赛,曼奇尼愤怒的宣布特维斯拒绝参加比赛,并永远不会再为球队踢球。不过保罗-麦卡锡表示:“其实特维斯并没有拒绝出战。他只不过是拒绝热身。我并不是说特维斯没有错误,但他和曼奇尼都是非常固执的人。我相信他们其实可以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

特维斯曾因拒绝热身,与曼奇尼发生冲突虽然事后人们进行了很多努力,但一切都看起来无济于事。特维斯早在上个赛季就已经递交了转会申请,这完全出人意料。他在一份代拟稿中表示自己与球队“某些高管”的关系已经“破裂到无法修复的地步”。不过在诺埃尔-加拉格尔看来,阿根廷人将是“第一个因为不喜欢高层管理者而离开球队的球员”。同时,这件事可能与霍拉布钦有关,他与曼城之间存在矛盾。霍拉布钦曾推荐库克担任曼城首席执行官一职。库克一度被认为是曼城非常重要的人物,以至于有人看见一名曼城官员为库克打着伞,如同接待贵族一般,将他送上车。然而,根据The Athletic记者收到了的消息,随着关系的恶化,霍拉布钦在球队高层会议室里不再受欢迎。库克说道:“特维斯很棒。我记得有一次媒体头条说:‘特维斯拒绝与库克对话。’没错,他并不会与我说话,因为他不会说英语。”同时他还表示,曼城“一直在与霍拉布钦作战”。“特维斯递交转会申请,就是最后一根稻草。我对律师们说:‘我认为他的合同中有这样一个条款,一旦他提出转会申请,就无法得到任何奖金,大约是1200万英镑。’我们宣布了这件事情,然后大家的关系就进一步恶化了。”特维斯与曼奇尼的争端导致球员回到了阿根廷。特维斯指责意大利人“如同狗一样”,指责曼彻斯特“地方又小,雨又多”,“只有两家餐厅”。似乎他更关心自己在高尔夫球场上的表现,而不是曼城在缺少他助力的情况下,有怎样的表现。特维斯说,他希望加盟一支西班牙或者意大利球队。这样他就能够多见见自己的女儿弗洛伦西亚和凯蒂——因为孩子们的母亲瓦妮莎更愿意搬家到西班牙,或者意大利。当一个男人以这种方式谈论他的家庭之时,我们真的很难质疑他的动机。

特维斯曾表示为了能够和妻儿相聚,希望加盟西班牙或意大利的球队然而,在曼城,人们既有怀疑,也有不屑。上赛季曼奇尼给了特维斯四天的假期——最初是三天,但后来特维斯又请了假——这样他就可以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据说这是为了和家人们待在一起)。不过据报道,他最终去了特内里费度假。特维斯在更衣室的地位受到了影响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因为他会让其他球员感到失望,甚至是生气。因为他在11月到2月期间离开了球队。这很难说是一场叛变,但一个由三名球员组成的代表团强烈地希望曼奇尼知道,即便特维斯真的回归球队,孔帕尼也是一名更适合的队长。然而,当特维斯答应与曼奇尼暂时和解之后,他的队友们都不愿意批评,甚至是质疑他的行为。《曼彻斯特晚报》发起了一项“特维斯,跟我们站在一起”的请愿活动。这说明球迷们与球员一样,也很高兴看到特维斯能够再次穿上曼城的战袍。在特维斯自己看来,他并不认为这些事情需要道歉。不过他以另外一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断的进球,包括在6-1战胜诺维奇的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而曼奇尼,他则是通过反复将特维斯放在替补席上,或者提前让他下场,来表明自己的观点。前曼城后卫理查兹说道:“争论发生在特维斯与曼奇尼之间。我们张开双臂欢迎特维斯的回归,因为我们知道他有多棒。如果特维斯不回来,我们就不会赢得英超冠军,这是事实。他在对阵诺维奇的比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谁能做到?什么球员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他现在效力于瓜迪奥拉麾下——你设想一下,特维斯、阿圭罗、斯特林、大卫-席尔瓦、热苏斯,这真是毁天灭地的锋线组合。”理查兹还会告诉你,特维斯甚至比阿圭罗更加出色,即便阿圭罗已然是曼城历史最佳射手。同时,鲁尼在最近被问及最喜欢的曼联前锋之时,他没有选择C罗、贝尔巴托夫、范尼或者范佩西——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立马就想起了目前为博卡青年效力的特维斯。鲁尼毫不犹豫地回答:“特维斯。”(Armour)

 

 

信息编号:1745  作者:互联网  

 

本文链接:http://www.kexueseo.com/quanweituijian/1745.html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德皇”造维尔通亨手球获点,迪尼点球被加扎尼加扑出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为您推荐
阅读推荐

王刚:关于球队自身来说,包含球员、教练组工作人员,队里没有太大的变化。然后本年便是受疫情影响,前半年我们一向都在训练,...

在8月10日进行的一场中超竞赛中,深圳佳兆业1:2遭对手河南建业反转。这是继2:3不敌上海申花、1:3不敌广州恒大之后,深足...

近日,欧联杯的竞赛拉开了帷幕,并且终究的四强对阵现已出炉,分别为国米迎战矿工,以及曼联与塞维利亚相遇。这是终究的四强得...

上周日,山东鲁能爆冷击败广州恒大之后,球队压力暂时得到了缓解。就在这时候,关于沙龙也有了最新改变,便是鲁能的东家鲁能集...